您所在的位置是:华南师范大学中山附属中学 校长推荐 校长推荐
    校长推荐

基于语言建构与运用的语言教学知识体系建设的新思考

    作者:陈光    时间:2020-06-19    点击数:

基于语言建构与运用的语言教学知识体系建设的新思考

陈光

(人民教育出版社 课程教材研究所,北京100081

摘要:本文研读新中国成立后不同时期中学语文教学大纲(课程标准)和教科书,重新审视中学语文教学中的语言知识体系,思考在“语言建构与运用”这一核心素养下,变革语言知识体系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实现语言教学内容变革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语言建构与运用;中学语文;语言知识;新思考

语言知识是中学语文教学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培养学生语言运用能力的重要保证。《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以下简称“2011九义课标”)中认为:“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课程,应使学生初步学会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进行交流沟通,吸收古今中外优秀文化,提高思想文化修养,促进自身精神成长。”这段话论述了学会运用语言文字在义务教育阶段语文课程中的重要性。《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年版)》(以下简称“2017新版课标”)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明确提出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等语文学科的四大核心素养。在四者中,“语言建构与运用是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的基础,在语文课程中,学生的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都是以语言的建构与运用为基础,并在学生个体言语经验发展过程中得以实现的”。本文以中学语文课程教学大纲(课程标准)和语文教科书中的语言知识内容为研究对象,思考在“语言建构与运用”这一核心素养的前提下,进行语言知识体系变革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并在此基础上,尝试探索对语言知识体系进行变革的原则和策略,以期对中学语文课的语言知识教学有所帮助。

一、教学大纲(课程标准)和教科书中语言知识体系的现状

从新中国成立至今,中学语文教学大纲(课程标准)进行了多次调整,中学语文教科书也进行了多轮修订或重编,但其中语言教学的基本内容保持了长期的稳定。语言教学内容一直主要在语音、词汇、语法、修辞范围内进行。从各部分涵盖的内容看,语音部分主要讲述发音的基本知识、方法及原理;词汇部分主要包括词语的构造、词汇的组成与词义的发展变化等内容;语法主要涉及语法成分、单句复句的概念及分类和使用修辞主要涉及常用的修辞方法、选词造句等内容。经初步统计,我们发现,这些语言知识点在不同时期的教学大纲中得到了基本的延续,而不同版本()的语文教科书中语言教学的内容也是大致在此范围内进行微小的调整。下面以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语文教科书和正在使用的统编初中语文教科书为例进行说明。

1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语文教科书与统编初中语文教科书语言知识对比

版本

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语文教科书

统编初中语文教科书

编排方式

附录集中讲解

随文补白讲解

语言

知识

种类

词汇领域

词义和语境、古代常见的敬辞与谦眸、同义词反义词、词语的感情色彩

语法领域

词类: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副词、介词、连词、助词、叹词、拟声词

词类: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副词、介词、连词、助词、叹词、拟声词

短语:并列、偏正、动宾、主谓、后补

句子成分:主语、谓语、宾语、定语、状语、补语

复句(常用关联词语):并列、递进、选择、转折、因果、假设、条件

短语:并列、偏正、动宾、主谓、补充

句子成分:语、谓语、宾语、定语、状语、补语

复句:并列、选择、转折、因果、递进、承接、假设、条件

句子的主干和语气

词序要合理

句子结构完整、不要杂糅、成分搭配要恰当使用关联词语

修辞领域

比喻、拟人、夸张、排比、对偶、反复、设问、反问

比喻、拟人、夸张、排比

前者语言教学知识点的编排采用了附录集中讲解的体例。这些知识点主要分为语法和修辞两大板块,共包括语言知识点38,其中语法30处、修辞8,主要覆盖12类词、5种短语、6种句子成分、7类复句、8种修辞格的简要介绍与使用例示。后者则采用文中补白的形式,分散、分点呈现语言知识,内容主要集中于词汇语法、修辞三大领域,共包含语言教学知识点51,其中,词汇7,语法40,修辞4处。尽管前后两套教科书中语言教学的知识体系,在编写体例上存在较大差别,但二者在语法和修辞基本内容的选择以及构成数量上差别不大。

语言教学内容这种长期的“稳定”,语言教学内容的有效性和适切性在实践中得到了真正的检验,一些真正有益于语言教学的知识得以保留和传承,保证了语言教学工作的连续性。同时,我们也应意识到,这种“稳定”也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中学语文教学的更好、更快发展。

二、语言知识体系变革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新的时代、新的发展阶段给中学语文教学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也给作为语文教学重要内容的语言知识体系提出了新的要求,搭建与之相适应的语言知识体系有其必要性,而当今相关学科的快速发展也为这一体系的建立提供了诸多可能。

(一)新的语文课程观呼唤语言知识体系的变革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文课程,课程总是时俱进、不断创新的。从新中国成立至今,语文课程的发展经历了传统知识中心观到能力中心再到现在素养中心观的转变,语文课程观每次变革与知识体系的变革密切相关。“传统知识观以现成性、实体性的知识信念为旨趣,却封闭了知识迁移、运用的空间,难以构成素养生成的知识基础。”传统的知识观凸显了知识理据性、科学性的一面,但也暴露出重理据、轻运用等的不足,无法承担培养学生核心素养方面的重任。“新课改前语文教学强调学科知识点,注重分析,强化训练……(到后来)强调个人的揣体验、品味,用感悟来取代分析。……从种倾向走向另一种倾向,实际上都没能准确把握住语文的内涵。”这种知识观力图通过训练让学生们理解知识并内化为一种个体的能力,期望达到学以致用的目标。这种讲练式的学习知识的方法,没有认清学习语文的最终目的—“学习知识也是为了把知识应用于社会实践,发挥知识对实践的指导作用”。“新世纪的课程改革就主张用产生于真实背景中的问题启动学生思维,给学生提供比较丰富的各类学习资源和认知工具拓展学习时空,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活化知识提倡基于案例的学习,基于问题的学习以及基于项目的学习。”新的课程观要求建立与之匹配的知识观。2017新版课标一再强调要围绕核心素养的培养来选择和重组课程的内容。“普通高中的培养目标是进一步提升学生综合素质,着力发展核心素养,使学生具有理想信念和社会责任感,具有科学文化素养和终身学习能力,具有自主发展能力和沟通合作能力。”在核心素养这理念下,知识在2017新版课标中被重新赋予了地位和价值,知识成了解决问题的工具,在实践活动中运用所学知识、技能解决复杂问题成为培养学生核心素养的重要途径。在此背景下,原有知识体系的变革与重建成为新课程变革的要义,而在所有的知识体系中,鉴于“语言建构与运用”在四大核心素养中的基础地位,建立与之相对应的语言教学知识体系则显得格外重要。

(二)语言学科发展的新成果使变革成为可能

语言教学是语言运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以定的语言学理论知识为基础,离开这一支撑,语言知识的教学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语言知识的运用更是无从谈起。自索绪尔等人开启现代语言学发展的序幕至今,语言学先后经历了结构主义语言学、生成主义语言学、功能主义语言学、认知语言学等多个发展阶段。根据研究内容和对象的侧重点的不同,现代语言学逐渐形成了语法学(含词法和句法)、语义学、语用学、语音学等几个主要研究领域。从各领域内部的发展现状来看,领域内部正在形成更加精细的学术流派。以当前流行于国内外语言学界的构式语法为例,其脱胎于认知语言学,目前内部已经形成四个较大的分支流派,:费尔默和凯等为代表的形式构式语法学派、莱考夫和哥德堡所代表的经典构式语法学派、兰盖克为代表的认知语法学派以及克劳夫特为代表的激进构式语法学派。四个流派以当前流行于国内外语言学界的构式语法为例,其脱胎于认知语言学,目前内部已经形成四个较大的分支流派,即:费尔默和凯等为代表的形式构式语法学派、莱考夫和哥德堡所代表的经典构式语法学派、兰盖克为代表的认知语法学派以及克劳夫特为代表的激进构式语法学派。四个流派之间关系密切又相互区别。又如:在语音学领域,除了传统的语音学,实验语音学的研究也是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语音学研究领域早已从语言本体研究全面深入到更为广泛的多模态言语交际研究,同时,更为关注自然口语篇。”作为保障语言教学发展的重要学科,语言学学科的精细化、科学化发展,将极大增强对于人类语言能力和语言使用规律的认识水平,而这些新成果与新发现,也将为促进中学语文的语言教学提供多种可能的选项。韩雪屏认为,学校语文课程与语言学、语用学、文章学、文艺学等多种学科知识的发展紧密相关;这些相关学科知识的发展更新,必然会促进语文课程与教科书的知识更新。

三、语言知识体系变革的原则与策略

中学语文教学中语言知识体系的变革,要从当前倡导的“语言建构与运用”这一核心素养出发,服务和落脚于在真实情境中培养学生运用语言的能力这一最终目标,坚持两个“原则”,做好三个“适度”。

1.语言知识体系变革的原则

变革中学语文教学中的语言知识体系不是要把课标和教科书中的语言知识体系推倒重来,也不是要否定现有教科书中有关语言教学知识内容的有效性,本文所倡导的语言教学知识体系的变革要遵循的是“守正纳新”的总原则。所谓“守正”即不改变既有的语言知识体系,也就是要承袭传统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基本知识架构。语言知识的学习相对其他领域知识的学习相对枯燥,也更为抽象,因此需要循序渐进,由易到难。现有的统编初中语文教科书中语言知识点基本遵循的也是从词、短语、句子的讲解顺序,几十年的使用和实践证明这种安排是科学的、合理的,这种由低到高、从易到难的学习顺序符合学生的认知发展规律。“纳新”指的是在既有的知识体系的基础上,吸纳语言学发展取得的部分新成果,对现有的语言教学的知识内容进行必要的补充和完善。补充什么?完善什么?根本的标准在于:坚持“语言建构与运用”的前提下,使教师易教、学生易学,学有所用、学以致用。例如:“被”字句是现代汉语的常见句式。一般来说,“被”字句常表达的是“遭受”型的语义(羊被狼吃掉了)。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被”字句的不断使用,“被”字句在原来“遭受”型语义基础上衍生出“承赐”型的新语义类型,例如:被捐款、被就业、被失踪、被幸福、被增长、被爱心、被富豪等新的表达方式已经逐渐被人们接受,陆续进入口语和书面语的表达系统中。这一新研究成果对于语文教师更好地讲解“被”字句,加深学生对“被”字句的理解将大有裨益。

在此,需要强调两点。一是基础教育阶段的语言教学落脚点在“用”,在知识点的选择上不应该也没必要盲目追求最新的、最前沿的语言学理论和成果。当今语言学的新理论、新学说层出不穷。这些新学说、新理论对于探索人类语言的奥秘,探寻语言的发展规律而言,自然必不可少。但这些学说、理论本身的内容需要不断地修正和完善,其科学性与适切性也有待检验,其转化应用到母语言教学也需要较长的过程。这决定了在变革现有语言教学知识体系之时,不能一味地追求“新”。关注点应该重点放在一些语言学界认同度高,易学易教的新知识、新方法上。新理论、新学说的引入要充分体现出“实践性”“应用性”的特点和属性。二是新语言学知识的引进应该与“语言建构与运用”这一核心素养相关联。2019年秋季,新版统编高中语文教科书必修上册陆续在多个省份投入使用。在活动中学习语文,运用语言知识,建构语言能力,是其突出特点。基于此,我们认为,是否适合组织开展语文教学活动,是否适宜于在活动中开展语言教学,也是在引入新语言学知识时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2.抓好整体,关注个别

整体”指的是语言知识的学习大致遵循从词汇到短语、句子再到篇章的顺序,形成相对完整的体系。“个别”是指在较为系统地学习语言知识体系时要同时关注一些具有较强针对性,对解决某些具有普遍性的问题有所帮助的新理论、新方法。这些新知识目标明确,应用性强,也应考虑纳入语言教学范围之中且得到足够的关注二者相较,有时一些具体的方法论知识对于解决现实问题更有帮助。

例如,文本词语的具体义项与古代汉语工具书中的词语义项无法严格对应,这是中学生们进行古汉语学习时普遍遇到的问题。例如,统编初中语文教科书七年级上册《论语》十二章一课中,对“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一句中的“殆”解释为“疑惑”。有教师查阅《古汉语常用字字典》时发现,“殆”有四个义项:(1)危险;(2)近于;(3)副词,大概,恐怕;(4)通“怠”,懒惰。其中没有任何一个义项有“疑惑”之意,这如何解释呢?如果在教学中引入“义位”和“义素”的概念,对这几个词义进行分析,这种疑问便会迎刃而解。“所谓“义位简单地说就是一个词所具有的各种意义。所谓义素’,就是一个义位所包含的若干意义成分,般也叫作‘语义构成成分’。”根据“义位”“义项”的概念,“殆”的义位即包括危险、近于、大概/恐怕、懒惰等四种意义,这几种意义都属于一个义位的不同变体,既然它们是同一义位的变体,那么它们之间必然会有共同的义素参照先秦古籍中的常见用例,大致可以对“殆”字的基本义有所了解。如《孙子兵法·谋攻》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其中的“殆”可解释为“危险”。《荀子·王制》:“若是,则大事殆乎弛,小事殆乎遂。”此句的两处“殆”可释解为“近于”。《史记·赵世家》:“吾尝见一子于路,殆君之子也。”句中“殆”释为“大概”。《商君书·农战》:“农者殆则土地荒。”句中“殆”则解为“懒惰”。语言的演变基本遵循着由实向虚的演化路径,可以推知,“殆”字的共同义素应该从“危险”和“懒惰”概括而出。由此,归纳出“殆”字的共同义素:表示的是人或物进入一种消极的状态。结合“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上下文语境,此处的“殆”则指的是人的精神状态进入一种“懒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精神混沌迷惑的状态。

由此,可以归纳出一些有助于理解古代汉语词义的小方法:第一步,聚例,即找出一些与该词语相关的用例;第二步,寻同,即抽象出用例之间的共同点,找到共同的义素;第三步,入句,即将共同的义素放入上下文语境,得到其在具体语句中的语境义。如此,在解决具体问题的同时,也教会学生解决类似问题的方法,不仅做到授之以“鱼”,而且做到授之以“渔”,真正实现提高学生语言运用能力的目标。

语言知识体系变革的策略

1.适度加强语言教学内容的深度现有的中学语文教科书已经建立起相对完整的语言知识体系,在已有的知识体系的基础上,对知识内容的深度进行必要的提升是进行语言教学内容变革的一个途径。如统编高中语文教科书必修上册第八单元《词语积累与词语解释》中,“词义的辨析和词语的使用”部分内容主要从“探究一词多义”“把握古今意义的不同”“避免以今律古,望文生义”三个角度,讲述了如何从共时和历时两个维度认识词语之间关系的问题若是在此适当引入“家族相似性”的概念,通过对不同义项间的家族相似性网络的分析,可为古代汉语教与学提供有效帮助。古代汉语的“一词多义”现象是学习古代汉语的重点和难点。对于教师而言,在进行古代汉语词汇教学时,该理论的引入和应用,可以帮助学生认识看起来没有关联的义项间是如何通过意义链联系起来的。并且,从认知角度分析语义的引申机制,可以使学生们理解词的具体义和抽象义间的关联。对学生而言,学会对多义词的多个义项的理据分析,可以减轻自身学习记忆古汉语词语义项的负担,从而更深刻地把握多义词的内涵。

2.适度拓展语言教学内容的广度

在合理加大现有知识体系深度的同时,可考虑通过形式多样、课内课外相结合的方式,适当扩展已有语言教学内容的广度,这是进行语言教学内容变革又一举措。以统编高中语文教科书必修上册第四单元《家乡文化生活》为例,该单元属于活动单元,由“记录家乡的人和物”“家乡文化生活现状调查”“参与家乡文化建设”三组活动构成。我们认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方言是家乡文化特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近些年来,有些方言却正在逐渐走向衰落乃至消亡,在此背景下,在本单元不妨考虑设计一些梳理、积累家乡的方言俗语的活动,目的是通过这些活动的开展,收集、整理、比较不同类型语言,让学生适当了解一些方言与普通话的异同点,增进对中华民族语言多样性的了解,加深对祖国丰富多彩文化的热爱。同时,也可以通过亲身的实践活动,为方言保护做出自己的贡献。

3.适度调整语言知识板块间比例

语言文字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交际工具和信息载体,……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祖国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语文课程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中学语文课教授学生学习语言的相关内容,根本目的就要培养学生具备语言运用的能力,而不在于探讨语言现象背后的学理。如果将语言运用能力的培养看作搭建房屋的过程,那么语音、词汇则可看作搭建房屋的基本材料,语法可以看作原料搭配使用的原理,语用可以看作搭建的方法,修辞的知识则可以看作房屋装修的方法。几个方面于搭建房屋而言缺一不可。就现阶段进行语言教学的基本目标而言,显然教给学生搭建房屋的方法,即教给学生如何使用语言才是更为重要的。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历次教科书语言教学的内容看,词汇学、语法学的教学内容明显偏大,语用学的教学内容所占分量明显偏小。以统编初中语文教科书为例,六册书共包括语言教学知识点38,涵盖词汇学、语法学、修辞学三大领域,其中词汇学7,语法学40,修辞学4,词汇学、语法学二者所占比重高达92.2%,与语言运用直接相关的修辞学知识所占的比重极低,仅为7.8%。这反映出目前教科书中所体现出来的语言教学的知识现状与中学阶段语言教学的初衷存在着一定的差距。加大语用学的教学内容,适当压缩词汇、语法等方面知识的教学是进行语言教学变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希望通过课程标准以及教材中语言教学内容不同板块内容比重的调整,给教师们新抓手,逐渐引导语言教学工作向着培养学生语言运用能力的基本目标前进。在具体的课文讲解过程中尝试引入预设、关联、会话含义、话语分析等理论,逐渐提升语篇教学的深度和广度,进而不断提高语文教学的效果。